高房租带火大学宿舍租床生意 出租一个月回本住宿費?

房租的高漲,讓高校床位成了炙手可熱的緊缺資源,北京晨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,剛邁入社會的職場新人、複習考研渴望深造的學子,成爲租校園床位的主要人群,而“床東”主要是在校外租房或住在家裏的在校生,每年只要幾百元的住宿費,出租一月即可回本。學校体现,床鋪屬在校學生的“福利”,禁止外租,發現外租情況只能追責到床鋪所屬學生,並通告院系處理。

职场新人、考研一族 住在学校安全又省钱

小孫今年大學畢業,在三元橋附近找到一份工作。除要適應新的工作環境,找房子也讓她焦頭爛額。小孫說,在自己公司附近,租一間次臥至少需要2000元。此外,安全也是她要考慮的重要因素,“如果能和自己的朋友或者同學合租,還算幸運。但實際情況是,各人工作地分散,沒辦法‘搭夥’。要和陌生人合租,難免心裏恐慌”。

後來,她找到北三環一所學校的同學,經介紹租住了該校研究生宿舍一床位。盡管租金要遠高于正常的學校住宿費,但與外面的房租相比還是廉价了許多。學校相對安全的環境和公共設施也讓她覺得省錢又放心,“用水用電都不花錢,超市、書店、運動場應有盡有,算是自己從學校邁入社會的一個過渡”。

同樣租住在學校的還有畢業兩年的小賈,不過她選擇租床位不是爲了省錢,她辭掉工作是爲今年的研究生考試做准備,在網上找到了報考學校出租床位的信息。小賈說,“學校氛圍好,租給我床鋪的同學也把學生卡租給我,平時吃飯、自習、去圖書館都沒問題,還可以蹭課”。

采訪中記者了解到,像小孫和小賈這樣的高校“租床族”不在少數,大多都是剛畢業的職場新人或考研一族,省租金和利用學校資源是他們的主要目的。

床东 出租一个月回本住宿費

记者注意到,58同城、百度贴吧、高校論壇,甚至是淘宝平台,高校床铺出租广告触目皆是。出租的床铺多位于市区的各校园,交通位置便利。

記者從一位正在出租自己床位的研究生口中了解到,盡管是在校生,但她長期在外實習,並在公司附近租房,“床鋪閑著也是閑著,不如租出去”。且這位同學提出的條件是對方必須租兩年,“租到我畢業剛好,否则人老換,我室友會有意見”。也有不少發帖者体现只是“短租”,利用自己假期回家的時間段,將床租給來京實習的外地大學生。

據了解,北京各高校住宿費基本是每年700元至900元,而上述床位租金,每個月近千元。最廉价的短租,價格也喊到每月600元,也就是說,“床東”基本上一個月就可收回一年成本。

還有一些“床東”体现,由于進宿舍樓需刷卡,平時吃飯、洗澡也得有證件。于是,出租床位還帶火了學生卡出租的“附加業務”。記者致電北京師範大學的一位“床東”,對方体现學生卡也可租,每個月多加200元即可。

對于一些治理嚴格、有樓管把門的高校,“床東”還另有高招,“等9月份再搬進來,那時候新生入學,阿姨看不過來,以爲你也是新生”。

床东室友 不愿外租羞于干涉

對于出租床位,規規矩矩住校的同學大多有苦難言。一位讀研二的吳同學稱,自己住四人間,但實際住在宿舍的只有兩個是在校生,其余兩個都是剛工作的學姐。“其實內心不願意陌生人住進來,但床鋪又是室友租出去的,欠好意思幹涉。”

另一所高校大四級的張同學告訴記者,室友常年在外租房,她和另外兩位同學爲了不讓這個床鋪被社會人士租住,分攤費用將這個床鋪“租”了下來。“我們付給她雙倍的住宿費,不讓她租給陌生人。宿舍本來就是一個很私密的環境,同學相處多年,突然進來一位陌生人實在太不方便”。她還透露,之前因爲室友將床鋪短暫外租,她們還鬧過矛盾,“眼看要畢業,處僵了也欠好。所以我們‘合租’了她的床鋪,也是沒有辦法”。

校方 下禁令难阻租床热

記者了解到,目前各個高校都明令禁止在校生將床鋪出租,很多高校規定,學生進入宿舍區需刷學生卡。但不少同學都体现,門禁有時只是“擺設”,門大敞著,人隨意出入。有學校工作人員体现,看到“生臉”會喊住對照其所持卡片照片,但這種情況很難把所有校外人員排查出來。

北師大學生公寓治理中心工作人員稱,宿舍是學校分配給在校學生的“福利”,“如果不住了,可以辦理正常退宿,但絕對不能拿著這個租給外人掙錢。”

此外,包罗北大等高校學生公寓治理中心的工作人員均体现,查到外租床鋪情況,除了讓其辦理離校外,學校無權對外來者接纳其他懲罰措施,但會把情況通報給“床主”所在院系處理。

记者也从一些高校辅导员口中了解到,学校了解到学生有此类情况,多是口头批判和警告,并不会真的影响到该学生的评奖评优或者是实施具体处罚。(北京晨报现场新聞 记者 张静姝)

熱詞搜索: 住宿費 房租 宿舍

[責任編輯:]

相關文章

最新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