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牵老人过馬路溺亡 當事老人称被逼下跪道歉

“达州 12 岁女孩暴雨中牵老人过馬路溺亡”追踪

“我活了60岁,从来没受过这样的侮 辱……”7月31日,田仕会眼里噙着泪水,哽咽着对华西都会读本记者说。7 月30 日下午,田仕会在自家的门市上,不仅向多位找上门的人下了跪,还遭受了10多分钟的辱骂,甚至曾被对方往脸上喷过口水。找上门的人,自称是12岁小女孩小慈(化名)的家属。

6月23日,達城因暴雨發生內澇,小慈牽著田仕會的手涉水過馬路,兩人同時被路面水流沖倒。田仕會被及時救起,隨後離開了事發現場。半小時後,積水退去,小慈被發現時已不幸溺亡。

死者家屬認爲,田仕會被救起後應該告知小慈也被沖走的情況,並認爲小慈的死亡與田仕會有一定的關系。在死者家屬前後三次找上門後,田仕會于7月30日向對方下跪道歉,但對方認爲其道歉的誠意不足,沒能達到預期,目前仍未諒解田仕會。

【事件】三次找上门 目击者称當事老人遭辱骂

“7月8日、7月15日、7月30日,對方先後三次找上門來,要我媽給個說法。”田仕會的女兒劉雪豐稱,雖然事情已過去了一個多月,但母親從7月8日以來就沒有清淨過,死者家屬每一次找上門來都情緒激動,並對母親進行辱罵。“後兩次,我們都報了警,7月15日,警察來調解過。”

劉雪豐稱,對方認爲小慈的死亡與母親有一定的關系,還責怪母親被救後沒說小慈也被沖走的情況。“他們質問我媽,爲啥子要牽那個小女孩的手,後來被救了,又爲啥子不讓人去找小女孩的下落。”劉雪豐說,本以爲可以好好坐下來談的,但對方一上門就開罵,“感覺他們是有意上門來撒氣的”。

7月30日,死者家属第三次找上门,整个过程被年轻男子小刘目击。“找上门的有6个人,他们一来就骂人,骂得很难听。我看见有人推搡里面的老人家,还有人往她脸上喷口水。”他用手机拍摄了5分钟左右的視頻,但被对方发现后强制删除了,“4个人过来抢我手机,还警告我说,不删視頻就要打我,我只好照办。”

借住親戚家當事老人稱曾“被逼下跪”

7月30日下午,田仕會的姐姐田仕群,聽說了妹妹的遭遇後,專程前來接田仕會到她家暫住。“被辱罵以後,妹妹通宵沒睡,飯也不吃,水也沒喝,讓人心疼……”田仕群稱,姐妹倆見面後,田仕會稱對方明確体现不會善罷甘休。

“我活了60歲,從來沒受過這樣的侮辱……”7月31日上午,田仕會向記者講述了7月30日的事情經過。“當時只有我和老伴在門市上,對方一進門就指著我的鼻子罵,還逼著我道歉、下跪。”田仕會稱,當時有好幾個人把她圍在門市內辱罵,她說了“對不起”以後,沒想到對方罵得更加厲害,“實在沒辦法,我最後只好下跪”。

“田婆婆至少跪了 10 分钟,她就在那里跪着被人一直骂,我又不敢去劝,只好报警。”现场目击者小刘称,当天16:51、16:53,他曾两次报警,并在电话中向警方介绍了有人逼着田仕会下跪的情况。记者发现,事发门市内当时开启了一个行车记录仪,田仕会被人辱骂的过程被记录了下来,但由于摄像头距离太近且角度偏高,没能将跪在地板上的田仕会摄入镜头。

【觀點】當事老人:得知情況後很內疚

“6月23日,和那個小女娃娃(小慈)一起過馬路,她主動來牽我的手,問我:‘婆婆,我們一起過馬路吧?’我說‘好嘛,謝謝你!’後來,她就牽著我往前走,但沒想到會出這麽個事。”田仕會回憶,兩人同時被水流先後兩次沖倒,她連嗆了幾大口水,“當時腦殼裏一片空白”,緩過神後马上大聲呼救。

“我這條老命是撿回來的。被救起來以後,我身上到處都是傷,路都走不穩了。”田仕會稱,她離開現場時意識混亂,完全懵了,事後才想起那個跟她同行的小女孩。“當時雨下得很大,很多人在那裏救人,我一直以爲那個女娃娃被救起來了,也沒有多想……”田仕會稱,小慈死亡的事,她也是回家之後才聽說。

“多乖一個女娃娃,就這樣沒了,太惋惜了,我曉得後一直很內疚,覺得對不起她……”田仕會紅了眼圈。

“回家以後,整整三天,我媽滴米未進,一直在爲這個事自責。”女兒劉雪豐稱,7月8日,對方家屬找上門,田仕會借此機會真誠地道了歉,“他們從頭到尾地辱罵,我媽一直沒說啥子。”

老人家屬:對方實在太過分了

“我们原本以为,既然对方找上门来,我妈也道了歉,这个事也就过去了。没想到对方接二连三找上门来,还扬言要住到我们家里来,让我们一家人不得清净。”7月30日,刘雪丰翻出门市上行车记录仪录制的視頻,翻来覆去看了多次,她觉得“对方实在是太过分了”。

“對方第一次上門,政府街道辦司法所的調解員李小渠(音)也在。”劉雪豐稱,對方未找上門以前,雙方曾一起調解過,李小渠當時也在場,“李小渠說我們應該承擔責任,還建議我們賠錢了事”。對于劉雪豐的說法,記者曾于7月30日、7月31日、8月1日多次聯系李小渠試圖求證,但李小渠一直未接受采訪。

“这件事情中,妈妈也是受害者。他们对我妈不满或者要赔偿,完全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,而不能老是跑到我家的门市上来闹。”刘雪丰称,从視頻记录的音频、視頻内容可以看出,对方并未计划就此罢休。“如果对方要一直这样闹下去,我们将考虑接纳司法途径维权。”

死者家屬:對方道歉誠意不足

“我沒有去過對方家裏或者門市上,這個事我也一直沒參與。”7月30日下午,死者的父親王先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,他母親曾跟他說過,要上門去找對方。另外,親友們去找過田仕會,各人也給他本人說過。“我聽說田仕會給他們下了跪,對方之前雖然說過‘對不起’,但態度欠好,有一次110還調解過,也沒能達成一致。”

“包罗我母親在內,親友們都認爲我女兒的死亡,和田仕會是有關系的,我個人也認爲她應該承擔一定的責任。”王先生稱,對于小慈的離世,他們始終無法接受。這一個多月來,一家人都沈浸在痛失親人的悲恸中。“我母親和我女兒的感情特別深厚,她只要看到我女兒用過的物品,就會整天以淚洗面、茶飯不思,我也只能盡力勸她……”

“至于上門找田仕會的事,我是比較理解他們的心情的,他們只想要個心理慰藉而已。據我了解,對方不僅沒有真心誠意給予慰藉,也沒有一個讓我們滿意的態度。”王先生稱,即便是田仕會在7月30日下了跪,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。

律師說法死者家屬有權要求賠償但逼老人下跪做法不對

“我覺得小女孩的行爲是無因治理行爲,即當事人沒有法定的或者約定的義務,爲幸免他人利益受損失而進行治理或者服務的法律事實。”四川鴻章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趙光華分析稱,無因治理行爲是一種自發性的行爲,對于無因治理行爲人的合法權益,應及時給予保護。治理人因治理事務而遭受損失時,被治理人負責賠償。因此,本案中,死者家屬要求老人賠償損失原則上是可以的,死者家屬可以接纳司法途徑尋求解決,但是接纳辱罵、噴口水、逼老人下跪道歉的做法是不對的。

四川傑可律師事務所馮駿認爲,針對事主老人而言,在受到施救時,自己自己是受助方,法律上並未規定受助方有法定義務做什麽,因此苛求老人主動、積極對小女孩施救,是沒有具體的法律要求的。老人沒有向其他人主動說明還有溺水者,此可以在道德層面譴責,但不能在法律上評價。最後,小女孩家人的行爲不行取,其已帶有強迫性,侵犯了老人的人身權利,涉嫌違法。

熱詞搜索: 老人 當事 馬路

[責任編輯:]

相關文章

最新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