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家化淨利潤10年来首降 董事长年薪逆势涨56%遭质疑

2015年,上海家化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8.18億元,同比下降6.38%,爲扣非淨利潤近10年來的首次下滑。

受2015年淨利潤下滑影響,公司的股權激勵考核沒有完成,但爲了彌補股權激勵不能實施的遺憾,公司包罗董事長在內的董監高在2015年的薪酬被生生的提高了一大截,相比2014年,公司2015年在董監高薪酬支付上的增幅近70%。

而公司業績下滑,高管工資卻逆勢上漲,也引發了衆多中小股東的質疑。同時,最讓股東擔心的是公司今後的業績會如何?

而在多位股東關于董監高薪酬逆勢上漲的質問下,上海家化的股東大會可以說是開得極爲“熱鬧”,公司董事長謝文堅與首席人力資源官朱黎也是疲于應付。

調薪因低于業內水平?

6月24日,记者赶赴上海市保定路 527 号到场了上海家化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。与往年一样,到场股东大会的股东提问非常积极。

記者發現,在本次股東大會上,上海家化董事長謝文堅的年薪從2014年的400.1萬元漲至2015年的624.28萬元,而這成爲了股東們關注的焦點。同時,上海家化董監高工資的普遍提高,也受到了公司中小股東的質疑。

在股東大會現場,有股東提問:“公司2015年股權激勵考核沒有完成,爲何關鍵治理人員薪酬大幅增加?公司是什麽評判標准?2016年的薪酬是否還會大幅增加?”

面對股東的質疑,董事長謝文堅解釋稱:“按之前的薪酬算,治理層及一般員工以現金收入加獎金遠低于行業水平。”

“公司2012年長期股權激勵收入整體占比非常高,公司根據第三方公司薪酬調查,希望公司收入有競爭力,爲了更好的引進人才,留住關鍵人員。”謝文堅体现,收入主要分爲基本工資、短期現金獎勵、長期股權激勵,公司提高了現金收入比例,而2015年拿不到長期獎勵,對治理團隊總體收入影響很大。

據2015年年報顯示,《上海家化聯合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董事長長期獎勵方案》中公司于2014年5月12日授出的董事長長期獎勵方案首期股票增值權48.47萬份全部生效;2015年3月17日授出第二期股票增值權47.48萬份不予生效。

從年報可見,上海家化董事長謝文堅在無法得到長期獎勵的情況下,其年薪從400.1萬元直接漲至624.28萬元,漲幅高達56%。

去年薪酬排同行業第一

有小股東在股東大會上直接向公司治理層質疑,“上海家化在扣非後淨利潤下滑和股價大幅下降的情況下,只顧大幅上漲自己的薪酬,是否是只顧自己利益不顧投資者利益的體現?”

更有小股東指出:“以前公司收入增長與股東利益挂鈎,2014年開始業績越來越差,高管收入卻越來越高,那麽股東利益如何保障呢?”

據謝文堅体现,上海家化給治理層漲薪酬,是因爲公司的薪酬低于國內外同行業的平均水平。

而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通过整理 同花顺 统计数据发现,在2015年的2866家上市公司中,谢文坚的薪酬排在第18位。根据所属证监会行业划分,上海家化属于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,而在同行业中,只有 浙江龙盛 的董事长阮伟祥的薪酬高于谢文坚。

雖然浙江龍盛董事長阮偉祥的薪酬要高于上海家化董事長的薪酬,但是,浙江龍盛2015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淨利潤爲16.53億元,較上海家化高出一倍有余。

此外,記者還發現,謝文堅2014年的年薪爲400.1萬元。在A股公司中排在第32位,在同行業中則位列第一。

兩副總年薪漲幅高于90%

除了董事長的長期獎勵方案不能生效外,由于公司2015年業績未達到公司股權激勵計劃的行權及解鎖指標,公司2015年股權激勵計劃首期限制性股票及期權由公司注銷,體現了治理層薪酬與公司業績挂鈎的導向。

根据公司董事長謝文堅在股東大會上解釋薪酬的上漲原因是“公司在2014年的時候已經做了市場調查來進行對標。在制定戰略的時候我們已經看到,公司整體薪資結構在市場上缺乏競爭力,我們要引進很多人才,作爲股東我相信你們也會支持我們在人才上更具競爭力。”

上海家化首席人力資源官朱黎也体现:“薪酬調研公司每年都在做,第一次正式做是在2014年,第一次調整在2015年3月份,固薪有一定上升,長期激勵有一定下降,其實從我們總收入也就是全面薪酬來看並沒有大幅上升。而且因爲去年我們第一期的長期激勵沒有解鎖,其實對他們還是有一定負面影響的。”

對此,有投資者質疑,“股權激勵沒實現是因爲業績不達標,你們高管沒把公司經營好賺的就是要少,如果這種這情況下又通過漲固定薪酬的方式給自己增加收入,那要股權激勵還有什麽用,幹的好幹的差賺的一樣多,治理層怎麽可以如此‘任性’”。

此外,上海家化董監高的全面薪酬是否如上述所說沒有變化呢?

記者查閱年報後發現,上海家化2014年的董監高薪酬總額爲994.28萬元,2015年公司董監高的薪酬總額爲1686.68萬元,漲幅約爲70%。

年報顯示,2014年公司董事、董事會秘書馮珺的薪酬爲45.11萬元;副總經理、大衆消費品事業部總經理葉偉敏的薪酬爲103.71萬元;副總經理、佰草集事業部總經理黃震的薪酬則爲101.97萬元。

到了2015年,除了董事、董事會秘書馮珺幹了僅半年就離職外,新上任的董事、董事會秘書韓敏在8月份至12月份的5個月中,薪酬就高達46.87萬元;而副總經理、大衆消費品事業部總經理葉偉敏的薪酬則從103.71萬元提升至200.34萬元,漲幅高達93.17%;副總經理、佰草集事業部總經理黃震的薪酬則從101.97萬元提升至199.58萬元,漲幅高達95.72%。

扣非後淨利潤10年來首降

實際上,在上海家化高層大換血後,彼時剛剛上任公司董事長謝文堅曾發出豪言稱“2018年完成120億元目標”,而現在這一目標也遭到了來自小股東的質疑。

對此,謝文堅回答稱:“2018年目標是基于2014年制定的5年發展規劃,2015年市場增速已較制定目標時有所放緩。現在看120億元的目標確實是個很大的挑戰。”

謝文堅体现,“在制定5年發展規劃時,根據很多第三方預測數據,預估增速在11%至12%。而去年整個行業增速已下滑至8.9%,今年一季度根據第三方數據,行業增速爲8.5%至8.6%之間,同時我們也不認爲行業增速在未來幾年內能回到兩位數的增長水平。目前我們已對未來戰略進行了修正,預算等正在做調整,包罗對未來市場的判斷”。

“2018年的目標還沒有做直接的修正,因爲中間涉及到兼並收購,如果兼並收購是比較大的標的,那這個目標還是有可能完成的。但對于100億元自有品牌,這個挑戰是非常明顯的,我們還是要紮紮實實根據每個品牌的定位,具體落實好每個品牌每一年的規劃。”謝文堅如是說。

從上述謝文堅的回答可見,上海家化扣非後淨利潤的下降主要原因被歸結于行業增速下滑。

不外,谢文坚同时体现“中国的日化行业是非常有机会的”。其指出,“70年代的日本和80年代的韩国,基本都是欧美垄断了日化市场。但是今天各人看到,日本、韩国的本土品牌已经主导了各自的市场。从过去3年至5年的数据来看,中国本土品牌的增速也凌驾了外资品牌,这个趋势是无法改变的。去年底的数据,中国日化品牌已经凌驾了50%,这个趋势还会继续放大”。记者 矫 月

熱詞搜索: 家化 淨利潤 年薪

[責任編輯:]

相關文章

最新推薦